久违的文字途

曾经觉得爱就在眼前很闪耀
感觉是纠缠的一根线
是距离的羁绊
有时会感觉疲累,却也甜
再相会却又会相望无言

缘是天涯的牵挂
时令让看花月的换变

厌倦么?是阿,厌倦羁绊的缠绵情话

明月总在
伤心不再却留下狠绝
手心曾有温暖却不如那夜
眼里尽是过往最美的季节

缘来爱还在
只是现实看清了一切
不再有热切的向往

留下的只是那最美的季节

无法理解的事~!

人说一辈子就那么短,理应让自己生活的有意义有动力。难道说一句”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子!”就可以将一切的过失和责任统统推卸得一干二净?

很多时候人在做错了事情之后,都会自圆其说的说服自己那不是自己的责任~!两个人在一起,难道说不必对对方尽应尽的责任吗?让对方生活在痛苦中就是很爱很爱对方的表现?难道让对方活在恐惧和压力下就是爱对方的表现?如果是这样为什么当初要走在一起?在一起不应该设 身处地为彼此设想么?不明白是不是所谓的”我欠了你的“所以活在这样不堪的关系里。也许,时间久了长了,为对方收拾烂摊子成为了一种习惯?所以该说这是活该么?又或者说婚姻真的是枷锁,所以让一方坚持,即使另一半不断地放错而选择原谅?这样是自己的感情选择么?我是局外人,无法道说些什么,毕竟这是人家的家事。

在她身上看到了这些陆续而来的问题,看到她面对的压力,恐惧和不能说出口的痛苦,涌现在她脸上而无法去做些什么来安慰她自己的心,我当下内心觉得很心疼她。

可惜,这世界上就是有这样的人…无论是什么都有借口让问题转移至别人身上去解决。难道这就是TMD的爱一个人的方式!!!!?人,很可悲,一旦做错了选择,就得一辈子痛苦,在生活上总面对着别人的指指点点,议论!

有一种痛是无法表现出来的。经历了,就只能是同理心看待,却永远无法理解内心的伤害程度到了什么程度!你TMD不是我,你能明白什么?凭什么来论断我的人生?这些都是人在情绪上濒临崩溃的意识里会发出的愤怒。。。

冷静,必须冷静处理,只是冷静之后剩下的还是伤害~!

心中的难过

最近当很久很久的霉菌,几乎快让自己忘了自己的存在价值和意义。 也许,停顿的步调也能为自己带来能量吧!2014年开始了我的degree课程,也宣告自己不该懒懒散散的生活态度。 学习固然是向之所往的,但是遇到的师质却是迈向梦想的一个绊脚石~!一个成功的学习者要遇到伯乐才是人生的美事,反之就是地狱的开始! 梦看似靠近却又遥远,伸出手来想触碰当下就如烟消失眼前,这是所谓的可望不可及么? 人生有很多很多的瓶颈,然而瓶颈的开端怂恿者却是自己,无法不说服自己该放弃那愚昧的思考。

失落总在失败的评语中涌现在心头,那酸楚又无助的感觉很糟糕也很无奈,接着问自己是不是选错了方向,还是创意的细胞更本就不在体内?

总会抬头仰望着天空,深深地呼吸,然后告诉自己要为自己努力加油,要自己更加的上进,未来是否有我的一席之地,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眼下的自己还尚存生命气息不能让脚步停下。无论如何有也要自己完成那害怕又无助的路程。虽然这途中并没有真心相待的朋友,也不想让对方变成自己的敌人,那是愚蠢的行为。

 

最近脑袋里装了很多不明朗化的问题,也许这些问题我都不再有资格去想去把握。。。

我总是相信命运之神会在冥冥中安排好我的人生,我不该埋怨,不该询问。但是内心深处总有道声音问着自己”为什么?” 心底泛起一丝丝的难过,很鸵鸟式的将自己的世界与人伫立起一道厚厚的墙壁,不敢再任意的随心去想,去做奢侈的梦。有一段时间里,我将自己丢进了自己的地界里,让内心的渴望全部封存,不想让自己受到难过的吞噬,害怕极了那被眼泪灼伤的痛苦,能不流泪绝不流泪,抬头仰望天际让眼眶里的湿气全数往肚里吞下,脸上总戴着微笑的面具,表现得对一切都毫无感觉,目的也就为了不让自己再次被伤害。我知道若无法真诚的对待,那么唯有不让对方受到不该有的伤害,这是唯一能做的事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心情也跟着一天天的沉重。原来害怕和恐惧并不会因为我的懦弱而远离,只会更加靠近的侵蚀着身体里的每一颗细胞,打从心底的难过,因为知道有些事情只是彼此不说,不代表这些该面对的问题不会来临。鸵鸟心态的自己总会说服自己:没关系的,若命运是如此,唯有接受并且好好放手与祝福彼此 。话虽如此,疼痛的感觉就会越来越疼。。。心也跟着揪着。这就是在乎阿~!呵呵呵。。。

 

写下这些的同时,发现眼眶里的水汽越发多了,是我的个性不够坚强么?还是隐藏得不好呢?也许…………美好的,终究不会是自己的吧!平安我内心懦弱的另一个我。(沉默)

进入另一个阶段的旅程碑

想说很多事情的发生并非是天意,也许其中参杂了人为的因素而本省浑然不觉~!迈进了岁月的轨道中有的只有接受,剩下的还是接受岁月的洗礼。成长总是痛苦的,不会有人能幸免,只要你还活着~!不知道是不是最近自己想多了,还是本质就是这样的呢?曾经渴望的,现在感觉随时会被自己放下,难道是学会了放弃么?

还是成长的历练让人不自觉地学会松开不该紧握在手中的一切呢?我不知道,我没有答案。很多时候总有个声音在耳边响起,总问着自己是否该放下不能被认定被肯定的幸福。有茫然的出现在那一刻里。不是自己不能,而是考虑和顾虑着别人的感受和压力,人生不是只有付出和收取,人生同样有等待与舍得。也许是自己胆却了,知道有些事实终究会要去面对和承受,可是却对脑海里浮现的情景吓倒。不是缺乏勇气,而是在小心细心呵护下,不想轻易让手中的琉璃破碎,那是用了真心去孕育的感情,承认害怕造就了懦弱!不该懦弱么?还是该将丑陋的伤口摊开在阳光下,让人践踏?相信不会有人有那么大的承受力和接受适应力,面对生命中的疼痛。一次就足够让人跌入地狱,不是么?

爱说容易,却又好难。现实看似残酷却是真实。谁能说自己是清高的?谁的人生没有过去呢?能不能被接纳才是重点,不是么?不敢去紧握,却又抓着不放,是无奈么?还是根本就是想要一种无形的感觉流淌在心理,这是心安理得的做法吗?还是就是要看似近,却好遥远?这样的游戏感觉不适合自己去触碰,因只会伤的更加深更加痛苦。该在清醒的时候就清醒地告诉自己要有心理上的准备被自己用刀深深刺入心脏,就不会再有奢望的向往了。那么一切就会自然的结束了。。。。

 

 

毕业的路程

学习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的容易。在学习中…总要付出多次的观察和失败的作品才能找到关键的要素。从导师亲自的指导和用细微的观察到亲手制作,终究是两回事。现实总是残忍的,没有付出就不会有收获,也甭想有馅饼从天而降。

虽然过程中有失望的看待自己的愚蠢和无知,但凭着天父赋予的恩赐与学习上的技巧使得一双手能慢慢的学习灵巧应用在课业学习上。即使不是专业到很出色,也能对自己有所交待。知道自己并非想要知识,而是知道现实中,并不能单靠知识就能让自己更进一步。现学现用的技巧和静心去思考其中的变化是重要的。双手不能轻巧,是无法让自己对自己所做的感到满意,甚至还会觉得让自己更加失望与失败的挫折中纠结。

 

我知道前面的路并不容易走,但我相信爱我的天父与我同行。凡事感恩。

祝愿我接下来的学习能更有毅力,更有恒切探讨每一步的风景。

最近几个月的自己。

新年过去了好长一段时间,但是自己却没发觉时间就这么静悄悄的在自己身边溜过,望着日历…有那么一刻很失落,失落因自己握不住时间的尾巴,失落于自己在时间流逝的空间里依旧徘徊不安。

很常的时间总是在寻找一扇又亮光的门窗,但总在抵达的前一刻眼前的影像突然消失了,黑暗的空间放肆地扩啃噬着我的世界,当亮光一点一滴消失的时候感觉全身泛冷的疙瘩。

不适应这样无能为力的挫折感,从来不认为自己不能去完成一件事,只是我的动力在哪里?正能量有滚到哪里去了呢?心跳的旋律不规则地跳动着,神经也跟着紧绷…这是压力吧?

开始了另一种生活的方式,选择让每一件事情的点滴填满忧郁的空间,寻着往日足迹的轨道,捡起欢乐的碎片,紧紧握在手中,让余温的片刻停留在心田,温暖冷却的心海,虽然不能将我的世界完全暖和,却也带来了片刻的宁静。忧伤总在幸福消泡后出现在眼里,鼻酸的辛辣停留在眼眶里,虽知道很痛…却也只能欣然接受这痛楚的丝丝感觉。唯有如此心灵才能得到自己还活着….

代价…

为什么一些发生了的事情不能被删除?难过的细胞总不眠不休地在抗争着,很多事情总是不公平地发生,没有人能为这些事情做些什么,除了安静还是安静。

别人无法帮助你在难过的情绪中立刻复原,时间也无法确定什么时候伤口才会愈合不疼痛!

谁又是谁的良药呢?没有人。世界很大,我的世界却很小,不开心的时候只能告诉自己:人活着要学会淡忘难过的过去,要接受眼下的自己,即便是伤痕累累且丑陋不堪的自己。深呼吸变成了唯一一种的安慰方式,虽然很痛,而自己却无法i改变什么。

亲爱的我,请为我加油,我爱你…我的另一个自己。

诠释生命的部分

那个曾经不知死活的我 
从不曾体会眼泪对自己的真正含义,
在思想上总是很幼稚地认为生活本该如此,
其实,岁月就像流动的水在时间里渐渐流失而不自觉。

不知要经历痛苦的历练要多久的时间,
不知道到底要尝多少次的苦涩生命才会有所谓的圆满。
最终明白了誓言一种用来麻醉自己的借口。

那些年品尽了苦杯里的痛,
体会离别与欺骗,
才能真正感受
眼泪诠释出每一种的痛和喜悦
和一种爱与恨的交汇。

离开自以为的属于自己的花园
才得以了解
转身后眼泪向我宣告
一切都是一段感情成败的象征。

能落下的眼泪并不卑微,
能让我们卑微的是一颗心的不甘心。
或许有一天…我会了解,
清楚明白有一些承诺真的是一种誓言。
期待用生命去衍生一首生命的歌
痛不痛之有自己知道,
坚强的韧力依然存在着…

也许。。。

一辈子感觉长,又似乎很短。人心永远不会知足,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太多的坏人,人总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让自己开始学会长满一身的刺来保护自己,宁愿刺伤了别人也不愿自己受到伤害! 现在的自己除了让自己学会好好疼爱自己,因为世界上不会有人像自己那样不顾一切的爱自己。 我知道也许在某些时候我很自私,但那只是为了将自己保护得更好罢了。突然感觉到…一辈子的时间其实也不是很长。。。。